电影正式公映前张润华就难掩兴奋合伙人们:《哪吒》要爆

在电影正式公映前,张润华就难掩兴奋告诉公司里的合伙人们,《哪吒》要爆。

“动画这行太特么难做了。”张润华说完便吐了吐舌头,“哎呀,不好意思,我说脏话了。”

就在她感慨20年行业历程的时候,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正在电影院里如火如荼地放映着,迈过《大圣归来》、《功夫熊猫3》(Kung Fu Panda 3)以及《疯狂动物城》(Zootopia)等创造的中国动画电影票房里程碑。截至8月5日,《哪吒》的票房已经突破25亿元。

“巧合”的是,张润华和她的大千阳光不仅是《哪吒》最主要的制作方之一,同时还是四年前那部在中国动画电影市场上荡起第一波涟漪的《大圣归来》的联合制片方。

在过往20年间,包括张润华在内的一群人在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处女地上拓荒、摸索、经历、沉潜、等待。

“抓手”

在电影正式公映前,张润华就难掩兴奋告诉公司里的合伙人们,《哪吒》要爆。

事实上,这种确定成功一定会发生却直到它真得发生时才得以一抒胸臆的状态,早在大千阳光成为《哪吒》的主要制作方时就已经在心中埋下了种子。

动画导演饺子的公司可可豆在成都,在正式制作前,大千阳光就派合伙人带队到蓉城和饺子团队协调磨合。几个星期接触之后,大千阳光的合伙人回来告诉张润华,这个项目的故事相当不错。

最能触动张润华的地方是,合伙人只用了三言两语就把这个故事讲清楚了,而且仅仅是口头上的讲述便足以让她用“燃”“唏嘘”来形容。

浸淫动画电影行业20年,张润华知道,一部电影如果能成功,首先就是用最简单的语言能讲出一个立刻吸引人兴趣的故事。

随着双方合作的继续展开,她对这个项目的信心和兴趣越来越大。

“我们随后看到更多设定图,和市面上大部分见到的都不一样,怎么说呢?就是有‘抓手’!”张润华回忆道。

她本人做了20年动画,公司里的合伙人和导演们在这个行业也算见多识广了,但是,看到《哪吒》,在继《大圣归来》之后,他们不禁又兴奋起来。

作为《哪吒》的主要制作方之一,大千阳光承担了《哪吒》大约20分钟的制作任务,包括开篇就看到的“太乙出场”“降服混元珠”“女娲庙见太乙”“结界兽”“机关陷阱”“申公豹变脸”“申公豹误导哪吒”“生辰宴哪吒变身”等场次。

大云海、混元珠、变身火焰等很多制作效果的最终确定,是张润华们都会遇到的选择题,而这些都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更需要的是在项目的质量、周期和预算三者之间,无论是饺子,还是张润华们,都需要找到的一个平衡。

前年,大千阳光接触到这个项目。追溯到三年前,饺子才完成了整个剧本的打磨,使其变成了一个商业上可以操作的项目。而作为主要出品方,彩条屋团队则从这个项目一开始就跟进并持续了长达近五年。

老江湖张润华从种种端倪得出一个结论,《哪吒》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整个中国动画电影产业都实在太需要更多成功案例了。

二十年从头细说

电子工程专业毕业的张润华在做单片机开发三年后,转行进入到了动画行业,并成了中国最早接触到CG的那批先行者。

然而,世事往往如此,先行者也许意味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牺牲,承受更多的不确定性。

张润华早年所就职的环球数码在2006年推出了中国第一部全CG电影《魔比斯环》,这部号称投资超过1.3亿元人民币的动画电影最终的票房只有不到四百万元,而早于此七年前上映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的2D动画电影《宝莲灯》的票房都有2400万元。

在这部商业上遭受失败的动画电影已完成但尚未公映前,张润华离开深圳并选择了自主创业。

四年后的2009年夏天,她选择将公司转手。

“实在看不清楚CG动画电影的发展模式。”

张润华如是说。

事实上,在《宝莲灯》之后十年里,中国动画电影工业陷入了长久的冰河期,再也没有出现一部在商业上成功的作品。2009年票房过亿的《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牛气冲天》及其后获得更大商业成功的《熊出没》系列电影却又因为低幼倾向而受到颇多非议。

这个行业里的人清楚,如果只有低龄观众是不可能使动画这个产业成熟起来的。

然而,所谓先行者,即意味着,在大家都已经绝望时仍然怀抱希望,尽力去做在别人看来不会成功的事情。

和张润华一样在这个行业做了20年的田晓鹏也一直没有放弃做动画电影的野心,她和他早就相识并是老朋友。

2013年底,当张润华感到国产动画风口将至而选择再次创业时,田晓鹏正好找到了她。大千阳光顺理成章地成了《大圣归来》的联合制片方。

2015年,这部诸多磨难的动画电影终于问世,出人意料地获得了近十亿元票房,创造了当时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录。

观众第一次意识到,电影院里面的动画片同样面向成人,而对市场上的风吹草动向来敏感且敏锐的资本力量也醒悟过来,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一池春水被吹皱。

这个行业迎来了最美好最甜蜜的一段时光。

光线影业成立了彩条屋,并入股了田晓鹏的十月文化,同时投资了十多家动画公司以及十余个项目。万达这样的传统公司和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也不约而同地加注动画电影产业。

张润华创立的大千阳光也拿到了一些机构的投资,其后两年里,权衡再三婉拒了其他资本更具诱惑力的投资而选择了彩条屋的投资。

让我们再捋清其中的关系,光线投资了田晓鹏的十月文化公司,同期成立了专注动画电影领域的彩条屋,彩条屋最早投资的公司里就包括了饺子的可可豆,而彩条屋也是大千阳光的股东之一。

在过去四五年的时间里,资本、产业资源、市场等棋子在一盘棋局上星罗棋布,当整个大局逐渐清晰呈现出来后,旁观者才恍然大悟,原来动画电影行业可以如此布局。

冷与热

在《大圣归来》之后,中国动画电影行业也远远谈不上复苏与成功。

即使身为布局者,彩条屋也并非每次出手都能大获成功。

在《哪吒》之前,这家公司出品的动画电影中,获得商业成功的有2016年《大鱼海棠》(5.64亿元)、2018年《熊出没·变形记》(6.06亿元)以及光线以1900万买断批片形式引进却拿下5.76亿元票房的《你的名字。》(君の名は。)。

彩条屋其余动画电影的市场表现并不尽如人意,其中票房最低的《大世界》的成绩仅仅只有不到三百万元,成人向的《大护法》票房不到9000万元。

老牌公司原力动画请美国导演制作的《妈妈咪鸭》对外宣传成本超过2亿元,其最终票房却只有不到4000万元人民币。

动画电影行业中的玩家们,既有像田晓鹏、饺子以及张润华、原力这样始终不曾离去的,也有靠着对热钱的敏锐嗅觉随波逐流加入其中的。野心勃勃的参与者比比皆是,然而,在失败甚至在市场上撞得头破血流之后,依然还愿意继续等待和尝试的人有多少呢?

事实上,中国动画电影在市场上的表现目前还只能用孱弱形容。

在2018年,中国的动画电影票房为42.74亿元,而当年全国电影总收入则为609.76亿元,动画电影票房比重只有7%。

同年,好莱坞电影总票房为118.93亿美元,而动画电影在其中的比重则接近17%,而在截至目前全球票房超过10亿美元的41部电影中,动画电影则占了7部。

也就是说,在中国电影市场未来几年里赶超好莱坞之时,动画电影的潜在市场空间可能至少是现在的三到四倍,对行业中人以及资本、市场来说,这无疑是极大的诱惑。

然而,要享有这个百亿级市场及其衍生带来的千亿级的前提却是,中国动画电影产业要在资本、技术以及整个市场的商业开发上达到美国同行的水平。

从这重意义上来说,《哪吒》的成功实则为张润华们口中的“难做”加上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注脚。

动画电影的难做,是田晓鹏、饺子、张润华他们用坚持和探索就能解决的,而动画电影产业的难做却是需要棋盘上的棋子、操盘手们共同用耐心、商业敏锐和野心去克服的。

推荐DIY文章
百亿“救命钱”,物流帝国的假繁荣?
荣耀9X PRO评测:六大特点创造力非凡 AI美体塑形、立体美颜
联想ThinkBook 14s 体现职场新生代的态度
拆解机构iFixit对华为Mate 20 X (5G)手机进行拆解
华为FreeBuds 2 Pro无线耳机上手体验 增加语音支付黑科技
华为5G智能路由器5G CPE Pro于29日0点正式发售,售价2499元